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惠泽高手万人社区 >

惠泽高手万人社区

匿名者Q《黑袍纠察队》特朗普与美国平民仅剩下的“侠客梦”

发布时间:2021-06-23

  这三种梦也有优先顺序:明君梦的优先级最高,皇帝体恤百姓,爱民如子是古代百姓的最高愿望;如果很不幸,皇帝恰好是个昏君或暴君,老百姓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做清官梦,梦想有一个像包拯海瑞这样的清官,打击恶霸豪强,护一方百姓;若很不幸,地方官也是混蛋,百姓就只能再退而求其次,做侠客梦,梦想有一个大侠,嫉恶如仇,替天行道,月黑风高之夜,专杀贪官污吏。

  这三个梦反应了皇权社会中,百姓的弱势地位,自己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只能寄希望于明君、清官与侠客。

  现在看来,这句话说对了一半,封建社会中,中国百姓确实难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但是难以掌握自己命运又岂止是中国古代百姓。

  美国的历史比较特殊,其越过了封建社会,直接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以土地为纽带的封建社会的观念当然也不容易在美国人脑中出现,所以明君梦和清官梦在美国没有多大市场,但侠客梦却不同。

  苏联解体之后,新自由主义盛行,一方面,美国产业大量外移,产业空心化导致大量美国普通人失业,资本家却在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方赚得盆满钵满,贫富差距迅速拉大;另一方面,对全社会的减税,让政府难以获得足够多的资金去平衡不断拉大的贫富差距。

  最终,普通人难以找到上升途径,www.mm31.com,阶级流动性不断减少,富人与穷人间变得越来越陌生,仿佛是两个物种。

  富人鄙视穷人的反智,而穷人则因为在对富人的反感情绪中,去选择相信各种阴谋论,“蜥蜴人”、5G传病毒、口罩里有天线等让人啼笑皆非的阴谋论在美国很有市场。

  由于穷人或者说普通人失去获取知识的渠道,他们想不出改变自己困境的办法,久而久之,他们便干脆懒得去想,而是寄希望于会有所谓“英雄”去拯救他们,特朗普这样的人能够成为美国总统,就是一个明证。

  但这种寄希望于被他人拯救的想法恰恰与美国建立之初的人人对自己负责,通过个人努力过上美好生活的清教徒精神背道而驰,

  对于中国人来说Q更多是个影视角色,其最早出现在2018年上映的《唐人街探案2》。

  不知《唐人街探案》系列的编剧们要将这个绝顶聪明的,又总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天才的名字确定为“Q”,是否是受到了同时期美国网络社会的影响。

  Q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美国网络上是在2017年,一名自称是Q的用户,在

  Q自称能够得到一些别人得不到的秘密信息,而他呈现给网民的信息有两个特点:其一,香港马合开奘结果天什么中什么,是足够吸引眼球,其二,则是模糊,模棱两可,可以以很多方式去解释。

  拿“引渡”希拉里这句话来说:声称前总统夫人,前国务卿,总统候选人即将被捕,这个话题很能吸引人的眼球,但即将是一个比较暧昧的词,它仅代表时间短,但是具体有多短,没有定论,如果站在历史的角度看,数年甚至数十年也可以说成即将,希拉里现在没被捕并不代表她以后也不被捕,

  因这次事件而出名的匿名者Q之后经常在网络上发声,Q的发言特点是只给出一些略显晦涩的只言片语,有时甚至是一些提问,而在这些提问中又给出适当的暗示,让人们认为自己凭借思考得出了其实是Q想让他们得出的结论(这句话有些拗口)。

  靠着这种语言艺术,Q很快形成了一个数量不小的网络社群,这个网络社群中的人都相信一件事:

  “深层政府”正控制着美国,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而特朗普是个天才,正在与“深层政府”做着斗争。

  而这所谓的“深层政府”成员,Q也只是给出几个知名度极高的人:如前总统奥巴马、克林顿、富豪比尔盖茨等。

  至于,深层政府还有谁,Q也没有完全给出,总之,所有富豪、官员都有可能是“深层政府”内部人士,这些人位高权重,手上掌握着天量资源,而特朗普和Q组织中的一些成员在行动,他们有一个计划,要将美国从“深层政府”手中解救出来。

  至于怎么解救,Q并未给出明确的答案,而且,Q一直强调要让人们自己找出答案,用匿名者Q自己的说法就是:

  这样的话术让Q身上充满神秘感,Q的一切发言从一个角度被证明是错的,但是如果换个理解方式,也可以认为是对的,于是,Q的支持者越来越多,匿名者Q已经从一个网络现象变成了一种社会现象。

  在线下,关于匿名者Q的集会和运动此起彼伏。这些运动很多都带有暴力色彩,2018年,一名博主因在

  YouTube上宣称要进行大屠杀而被捕,2019年,香港六合网一名被控杀人者在法庭上写下了一个字母“Q”(被他杀者据说是一个黑帮成员)。

  但是,这一切相比于后来的火烧国会山事件都显得小儿科,国会山事件中,多名参与者都是匿名者Q的信徒,其中就包括那个火出天际的牛角男。

  不得不说,匿名者Q的话术十分高明,那种模棱两可的引导式发言方式会激发起人们的探究欲望,进而对其深信不疑并成为其死忠粉。

  但是,Q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必定有其社会基础,这个社会基础就是穷人与富人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

  在以往,富人雇佣穷人从事生产,要实现这个完整的生产过程就要双方合作,富人和穷人都难以单独完成生产过程,所以尽管双方仇视,对抗,但最终还是会达成妥协,但是,在产业空心化的现在,美国富人与穷人之间似乎不再需要那么紧密的联系了。

  富人可以在全世界的其他地方找到更多更便宜的劳动力,留下美国的少数高端产业只需要部分中产阶级来完成就足够了,这部分人不用太多,而且富人们也会给这部分还算不错的回报。

  而那些从事体力劳动的穷人,却变得连被剥削的资格都没有了,在政治正确的美国语言环境下,自然不会有那个富人愚蠢到公开侮辱穷人,

  政府在保障了穷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后,对于穷人的上升空间并不甚重视,久而久之,穷人与富人越来越不了解对方,而由于富人垄断了核心资源,这种不了解很快变成了仇视,这种仇视才是匿名者Q出现的基础。

  超级英雄一直美国影视作品的一个重要主题,超级英雄们拯救世界,宣扬美国价值观,将这个套路玩得比较好的是漫威。

  但是,近些年,美国出现了一批反超级英雄影视作品,DC将经典的《蝙蝠侠》系列的大反派小丑作为主角搬上荧屏,收获一致好评。

  虽然相较于漫威,DC的作品一向带有暗黑色彩,但是直接将以往作品的反派当初主角重新出一部作品,这在之前很少出现。

  相比于《小丑》,美剧《黑袍纠察队》更是一部赤裸裸的反超级英雄作品,该剧中,超级英雄不过是一群有着特殊能力的演员,他们与资本、政府相互勾结,欺骗愚弄大众,而在光辉的外表下,他们做的其实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们轻视并践踏普通人的生命和尊严,为了生存,普通人组成黑袍纠察队去对抗超级英雄。

  《小丑》与《黑袍纠察队》中透露出的底层人士对于上流社会的仇视在美国相当普遍,且两部作品都表达了对上层社会反击的倾向,二者差别在于,《小丑》的反抗是狂暴、无序,无目标且绝望的,而《黑袍纠察队》中的反抗倾向则是有计划、目标清晰的。

  而《黑袍纠察队》主角团们对超级英雄们的报复行动,也暗示着美国的普通人同样有着报复上层精英的冲动。

  事实上,现实社会中,中下层人士对上流社会的报复同样存在,前段时间爆出了美国散户抱团暴击华尔街事件中,一位散户领袖表示:

  但是,亿万富翁的痛哭流涕毕竟不会太常见,真正能够向这些散户们采取行动的美国普通人少之又少(事实上,这些人也不是真正的社会底层,他们其实有一群因阶级固化的找不到上升通过的中产阶级)。

  大多数对现状不满的普通人只能保持沉默,因为在白左掌握政治正确的语境中,这些人的声音不敢,也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但是,经济问题导致的社会问题一直存在,矛盾不会因为不去正视就不存在,沉默地坐在火山口上的美国人需要一个出口,在上升渠道已经几乎被堵死的时代背景下,他们只靠所谓的英雄,以他们相信的英雄去对抗深层政府中的那群“超人”,这就是美国人面临的现状。

  2016年,这个所谓的英雄出现了,虽然现在复盘,这个英雄的不靠谱程度应该居历任美国总统之首,但是,帮特朗普这个政治素人走上总统宝座的,恰恰是他的不靠谱。

  2016年的美国大选与众不同,本来被认为难逢对手的前总统夫人,前国务卿希拉里意外地遇上了两个强劲的竞争对手,有社会主义倾向的桑德斯和保守主义倾向十分明显的特朗普。

  在新自由主义占据绝对主流的美国,无论是桑德斯的“社会民主主义”还是特朗普的保守主义都难登大雅之堂,但这次大选,他们都有相当数量的支持者。

  最终为了在党内选举中干掉桑德斯,耍了一些手段的希拉里在与特朗普竞争总统宝座的过程中失利,这个结果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因为几乎所有政界、商界的知名人士都支持希拉里,且希拉里的竞选经费是特朗普的7倍,特朗普获胜真有那么点逆天改命的意思。

  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有这样一个细节,在一份关于支持希拉里还是特朗普的民意调查中,希拉里的支持率远远高于特朗普,这个结果让希拉里十分得意,以至于已经准备好庆祝了,但最红结果却上演了惊天逆转。

  因为在当时政治正确压倒一切的背景下,支持特朗普在当时的语境下本身就是一件难以说出口的话。

  特朗普,这个离经叛道的家伙,因为宣称要与“深层政府”开战而受到其支持者的狂热支持。

  特朗普的支持者对于特朗普简直产生了一种宗教般的崇拜,原因无他,在所有上升渠道都被堵死,阶级已经深度固化的时代,美国人想凭借自己的努力得到更加美好的生活已经难于登天,而凭借他们自己又几乎不可能去改变这一现状的时候,他们只能寄希望于一个英雄去拯救他们。

  于是,我们看见的是一幕幕荒诞景象:特朗普宣称新冠疫情就是大号流感,他的支持者们就放弃戴口罩,故意集会;特朗普说消毒水可能能杀死新冠,真有支持者喝下消毒水;特朗普态度暧昧的“进京勤王”宣言竟然真引来支持者攻占国会山。

  特朗普是美国人最后的侠客梦,他们需要也只能依托特朗普这个“侠客”(匿名者Q的说法是天才)来对抗那个他们不甚了解却让他们深信不疑的“深层政府”。

  只可惜,这些美国人所托非人,特朗普虽然足够离经叛道,但是在政治成熟度上的确不怎么样,搞得美国乌烟瘴气,但是却离他说宣传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目标越来越远了。

  明君代表国家整体能走正确的路,清官代表至少地方的政治生态是合理的,而到了侠客,其实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了,因为这其实代表了百姓已经对以正常方式解决社会问题已经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了,而是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那个虚无缥缈的,仅凭借心中道义,以暴力解决问题的“侠客”身上。

  如今,特朗普这位“侠客”已经离开,虽然他宣传自己还会回来,但美国人是否还会再次相信特朗普就是他们期待的救世主,就不一定了。

  特朗普唯一的政绩就是让之前被刻意掩饰的美国社会面临的种种矛盾暴露在世人眼前,而这个烂摊子只能留给接任者了。

  拜登,作为奥巴马时代的前副总统,与特朗普不同,他有着丰富的政治经验,也善于政治表演,但是,从上任以来的表现来看,拜登似乎也认识到了美国早已经厌倦这些政治表演的现实,他的一些表现,简直是另一个特朗普。

  在推出经济刺激计划,以及日后要施行的加税计划后,拜登一改之前对全球化的狂热追求,竟然说出来跟特朗普一样的话:

  政治经验丰富的拜登应该已经认识到,美国人早就已经失去了当初的靠自己劳动获得更好生活的美国梦,如今他们剩下的只有被拯救的“侠客梦”,拜登要设法让自己更像那个英雄。

  美国梦的破碎始于制造业外流,去工业化让美国人不再需要相互协作,美国最终变成了部分巨富阶层和多数靠着福利糊口者组成的国度。

  如今,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都喊出了制造业回流的口号,他们都宣称要把工作机会带回来。

  但是,在福利中浑浑噩噩的美国人是否还有当初清教徒的奋斗精神就不得而知了。